将春至的二月廿四。

Apr 12, 2015

我终于感冒了,我甚至在混沌的状态下,开始幻象窗外淅沥着飘雨在这北方的寒冬。耳边断然充斥着TERRY CALLIER醇厚而土腥味厚重逼人的BLUES,但我已经神游去CHET BAKER并无牙齿的破碎下颌桎梏住的紧闭双唇而包裹着的金色喇叭口了。每每这时,我热爱时空纠错的纵横质感,巫歌起,抖落黄尘,幽光四泄。

,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