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葱怀殇

Apr 22, 2015       作者:JoJo Lee

_P2Q3870

二女子,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似是繁华周身,终无奈何两袖清澈凛冽。

我们撩拨一切已故的存在,那似水留年,轻伴心神左右。自以为已古早而逝的追忆,模糊泛黄的景程已然鲜活如初,脆嫩多织,些许倾轧,便泛出汁水。遥想双手沁涵的温度依然啼血入微,侧听呢喃低语形如耳鸣般萦绕。不管经历几秋,终究是跌进汹涌过往,淹没惘然。

_P2Q3908

曾,往昔,馈赠我万分欢颜,如今似是碎片,散落一地,无力拼贴。但其终究存活于虚怀,以某种鲜少被体恤的姿态,油然跃至纸上,蹑足翻阅,它便重生。穷思竭虑之间,屏蔽了现实、氛围,经年,填入唯美虚化的情境中略微稍许的烟火之气,留下至纯至美的主心。

儿时,你娉婷宛若株樱,盛开花形便凋零,尘污不侵,你消逝在最灿烂的时节。印象,你白目得酌眼,无猜得两小,光阴里飘扬着稚嫩得许诺,它摇摇晃晃得被捧起于怀心之里,积淀着撕裂遗忘的尖刻滋味。偶有花发散落在肩头,陡升感悟,顿觉凝结在心底通通的悲伤、喜乐被瞬间勾连在一起,遂,我选择独坐窗格观赏这纷然的景致,自我下注,自我陶醉,酌私人雅癖,领怀新生。

_P2Q3874

你曾游走在空间和时间的缝隙,初时,我正苦于无力脱离被关押的无主之地,那样的机缘触碰,感之凿凿。唯获这样的丝竹之谊即将近乎绝处之缘重拖我而起。时光流泻生息,一个时代轩然而去,你在我体内衍化出的那抹细节,模化了我日后无法开启本真内里的暴戾。

幻化的日光,盛开的苜蓿,清亮的白T,你脸颊上淡淡的褐色黍粒,戳破的固执,青春的印记,蔓延着深刻的零星点滴。

深究执著于过往,确极度容易被其所伤,任其凭吊,缅怀履历中,通通也在无形中被刺入下怀。即便流入一种寻求已久思绪的清宁,也和殊途的那一端有着同归的宿命。

故,任一个时分,就像偶然于乙酉之时,我踱到了你。不肯宣之于口,于是攥紧鼻息,却依然止不住泪流,你在雨季回来之前,我们细索的童时玩趣在脑波里温暖甜蜜,那片玉米地,那堆炫彩琉璃,那情愫早溢于言表,依旧停顿在我们青葱的小光景里,即使,斯人已去。

, 由小编伯那编辑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