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山,第十一章。

May 23, 2015       作者:Oren Y.

_P2Q0225

不到半个小时,薛晓娟把车开进一条窄街里,左转右转的又开了一会,最后停在一个刷满蓝漆大房子前。这个奇怪的大房子没有窗户,只有一扇关着的门,那个蓝色让周肆山想起家里挂历上爱琴海的蓝色屋顶。天色渐暗,门上挂着的标牌闪了两下,最后亮了起来,椭圆形灯箱上写着蓝边黄字“JAZZ BAR”,个头不大但看上去却分外醒目。
薛晓娟拉开蓝色的大门,音乐声从里面传出来,周肆山知道这是爵士乐,尽管他并没有对这种音乐有什么偏好,但以往看过的美国电影里听到过不少。
灯光微微泛黄,距离门口最近的桌子前,一个西装背影的男人抽着香烟,烟雾随着音乐声摇摆着升上屋顶,汇聚成一片云朵,伴着音乐弥漫在那里,不肯离去。
不算很大的酒吧里十几张桌子都坐满了人,薛晓娟走到吧台前和调酒师说笑的聊了几句,看样子她应该是这里的常客。周肆山先是站在薛晓娟的身边,然后又倚在吧台旁,他看到其他人都坐在一个高凳子上喝酒,于是也拉过一个高凳子坐了上去。来到这样一个从未到访过的新环境,让他感觉有些紧张。

“你想喝什么酒?”薛晓娟看着周肆山问。

周肆山尽量压低声音,凑到薛晓娟旁边说:“我也不知道,从没来过这种地方。不是很想喝,有没有汽水?”
“嗨,来了就要喝一杯嘛,就是来给你减压的啊,我给你选个低度的。”
薛晓娟对周肆山说完,没等他答复就转头对调酒师说了什么。没等多会,薛晓娟就端过两杯酒来。
周肆山看着这杯黑色的液体,尽管杯子不大,也最多只盛了连一半都不到,但他还是在犹豫是否要喝下去。这时薛晓娟已经把杯子举起来了。
“这一杯祝你考上理想的大学!干了吧!就那么一口。”薛晓娟说完就把那杯酒全喝了。
周肆山看了看薛晓娟,又看了看酒,像个小孩一样闭上眼睛把那杯黑色的液体全都灌进了嘴里。那味道先是一刹那的辛辣,转而是一阵微酸,最后的回味是糖浆一样的甘甜,又带着些许苦涩。
薛晓娟接过周肆山的空杯子,又端来两杯,开始给他讲这个酒吧的故事。

老板的名字叫查理.蒙克是美国人,六年前随公司到这边开展业务,最后娶了一个中国妻子。查理辞了工作,把美国的所有积蓄带了过来,找了一间英语培训班,教起了英语,薛晓娟就是在这里认识的查理。查理和妻子都很喜欢爵士乐,三年前两个人破釜沉舟的开起了这家酒吧,薛晓娟在当地认识的人多,关系也广,帮了他们不少忙。
照查理的话讲,他是把美国新奥尔良原汁原味的爵士乐酒吧原封不动搬过来的。墙壁上挂着的爵士歌手照片,屋顶挂着的吊灯,演出的小舞台,甚至连厕所,都是按美国风格设计的。不过最令他遗憾的是,在这里很难找到出色的乐手。现在酒吧可以保证每隔一两个月,有一名美国来的专业乐手演奏一个星期。其他时间只能是由查理把关,在当地或者国内挑选一些乐手组成乐队了。
说到这里,周肆山仔细的看了一眼吧台正对面,隔着三张桌子的演出舞台。毫无疑问,所有人第一眼看到的都会是最中间那位吹着小号的黑人,尽管距离有些远,但他布满汗水的光亮头顶,在聚光灯下依然显得尤为耀眼。在他身后是一位中国女孩,她拉着大提琴,身体随音乐前后摇晃,不时的朝观众微笑。正赶上小号独奏的段落,萨克斯手和鼓手侧耳低语的说着什么,看年纪感觉应该还是学生。
不知不觉的,周肆山已经喝了四五杯酒,他感觉音乐的声音越来越小,酒吧里走动的人好似漫步在云端。最多只陪周大鸣喝过几杯啤酒的周肆山,此刻正沉醉在酒精带来的无意识愉悦之中,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薛晓娟已经消失一段时间了。

“走吧,你饿不饿?咱们去找点吃的。然后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薛晓娟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那种神情有点不好形容,一种极难掩饰的喜悦,就像用塞子想要堵住堤坝喷薄而出的潮水。
薛晓娟把周肆山带到一个被称为“最正宗土耳其烤肉”的外卖摊,他从一位长着络腮胡子,看上去很“土耳其”的男人手里,买了两份招牌烤肉,外加两杯热腾腾的土耳其红茶。在周肆山强烈的要求下,这顿饭是他付的钱。

薛晓娟说的那个“好玩的地方”,一直开出了城区,灯光越见稀疏,路上已经很难看到几辆车了。周肆山觉得耳朵有些堵,这才发现原来他们正走在盘山道上。大山像被施了魔法,当黑蓝色的天幕掀起之时,泛着微黄的星光,从山间盘旋而上,冲进了无垠的夜空。
车停在山道边一块狭小的空地,打开车门的一瞬间,夹杂着泥土清香的彻骨寒气瞬间包围了周肆山,他把羽绒服的拉锁用力向上拉,却卡在脖子的位置怎么也拉不上来了,在他放弃去和拉锁对抗的那一刻,眼前看到的一切,差点让周肆山落下眼泪。

暗如浓墨的夜空,喷涌出万千星辰,看上去近在眼前,伸手去抓又遥不可及。远方的地平线泛起耀眼的金色光晕,灯光组成的河流交错流淌着。
薛小娟和周肆山坐上一个红砖砌成的矮墙,周围安静的只剩下偶然路过的风声。
“巴西里约热内卢耶稣山的夜景会更美吧?好想去看看。”薛小娟看着远方的城市,问周肆山。
周肆山望着远方答道:“恩,应该是吧。”
薛小娟转过头看着周肆山说:“这个好办啊,找几个人组个团,让刚才酒吧的查理安排。”
周肆山看了看薛小娟,又把头转向前方,“哪有那么容易,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我觉得考虑别人的感受是没错的,但能让我们疯狂的时间也就那么短短的十几年。总是被人和事束缚着,很多难得的经历就会永远消失。你想想切·格瓦拉,还记得《摩托日记》吗?没有那段开着摩托游拉美的经历,怎么可能有后来的革命领袖。”薛小娟声调渐高的说。
周肆山没说话,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脚。
薛小娟说:“你看下面的城市,其实就很像你。充满无尽的能量,却被束缚在条框中,只能流在细小的血管之中。而真正的你应该是这样的。”说到这里,薛小娟按了几下手机。

从远方传来的微弱爆炸声,让周肆山抬起头来。

几束焰火,从流淌的光河中升腾而起,在钻入星空之时,绽开绚丽的花瓣,夜空也随即变换着色彩。

(终)

_P2Q0275

cover01一场大雪过后的锦东市,和哥哥坐着长途车刚到城里的周肆山,遇到了来接他们的薛小娟。
有时候,一个眼神的触碰,两个人就能感受到相互的信息;
有时候,一个梦,就能揭示你内心的向往;
有时候,爱情……不知道能不能战胜一切。
小说《奔山》全十一章,请点击这里查看其他章节

, , 由小编伯那编辑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