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山,第十章。

May 15, 2015       作者:Oren Y.

_P2Q0314

小屋又变得安静下来,只有周肆山自己知道,为什么这次考试会如此“糟糕”。只有他自己知道,什么才是他真正想得到的。漫长的一个夜晚,周肆山躺在床上,望着白色的天花板,粉刷时留下的波纹线条,时而流动,时而静止,视线稍远的地方形似瀑布流水,头顶的位置犹如风卷残云。周肆山的思维在不愿的未来与天花板的线条间,上下跳跃。
寒假前的最后一日,也是这段插曲的最终章。周肆山在放学时跟着冯媛媛往她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直到绕过烧砖的李老汉家,已经很难再看到同校的学生以后。
“我们以后不能在一起了”。周肆山已经想不起,当时是如何对冯媛媛说出这句话的。或者根本就没出现这几个字,也许说的是那晚第一次想到的话“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不过后来感觉下学期毕竟还要在一起上学,很难不再见面,所以很快就否决了这句话。他甚至考虑过说“我们分手吧”,但又觉得这有些太像小说里的台词,也很快否决了。
至于周肆山第一句说的什么话,以及接下来冯媛媛的反应,大脑应该已经在快速的计算中,将它归入不愉快的尴尬时段,深埋在记忆的最深处了吧。
不过总有那么一段记忆出现在周肆山的大脑中,一段漫长直至黑夜的对话和第一个为他哭泣的女人。

薛小娟抱着一件羽绒服站在阳光下,注视着已经静立了许久的周肆山。她稍仰起头,对着太阳的方向,长长的哈了一口气。水汽闪出刹那的晶莹光芒,又在转瞬间消散无形。她把羽绒服卷在双臂上,抱在胸前,把脸紧贴在上面。暖暖的,好像能感觉到周肆山的体温。
“你怎么也下来了?”
周肆山发现了站在他旁边不远的薛小娟。
“没事啊,刚才在楼上窗户,看你一个人在下边,也没穿羽绒服。我也没事就下来转转,顺便把衣服给你拿下来了。多冷啊,赶紧穿上吧。”薛小娟说着,把抱在怀里周肆山的羽绒服送了过去。
“你不说,我还真没觉得冷。现在倒是感觉冷起来了。”周肆山接过他的羽绒服,利索的穿在了身上。衣服还带着薛小娟的体温。
周肆山和薛小娟漫无目的的走到了小区南边的广场公园。四五个八九岁的孩子互相追逐着,丝毫搞不清他们在做什么游戏。可能是太冷了,除了这几个孩子,周围看不到任何其他人。
“你这几天玩的怎么样?”薛小娟问。
“挺好的,还要多谢你开车带我到处跑。”周肆山说。
“不过感觉你这两天……,好像老发呆?”薛小娟略有迟疑的问。
“没有吧?”
“有啊,刚才我就看你在那站了好几分钟,都不止。”
周肆山没接话,低头默默往前走着。他的脚步追逐着被自己拉长的人影,像是一段永远看不到终点的旅程。
“在这边不习惯?”薛小娟接着问。

周肆山站定,看着薛小娟,微微一笑,目光中带出一丝无助。
周肆山说:“这两天挺开心的,不过心里总是在想今年高考的事,现在已经没有几个月了,有点乱。”
薛小娟说:“你哥说你学习很厉害啊,全校排第一,拿到县里,也是前十名啊,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周肆山说:“家里人都看着我呢。我爸说了,只有考上清华北大,家里才能风光起来,在村里这么多年这么多辈人,也没见过北大清华的大学生。我哥他也说,只要能上北大清华,就算把厂子卖了也要供我上,研究生、博士,都学个遍。”
薛小娟说:“北大清华?我看你没问题。你哥也真会说话,还卖厂子,他现在生意那么好,供你上个学还不是“小意思”。不过这压力也够大的,我妈说了,考不上好大学就给我上个私立大学,还说要把我送国外去呢。我想‘正好啊’!送国外去多自由。”
周肆山看着薛晓娟的眼睛,感受着那份自由的气息。他看到了自己一直向往的生活,可以无拘无束的实现自己的梦想。但当他想到实现梦想的时候,突然从后背冒出一股冷汗,脑中一片慌乱,呼吸也急促起来。他恍然意识到,其实这么多年自己竟然没有过任何梦想,他没想过自己的未来,没想过今后的生活,没想过将来的职业,甚至没有过梦中的情人。
薛晓娟突然冒出一句话:“永远是这样/风后面是风/天空上面是天空/道路……”
周肆山没等她说完,抢过话去:“‘前面还是道路。’这是海子的诗,我看过。”
“对啊,既然永远是这样,考试的后面也还会是考试。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享受生活就好了,考不上清华北大,天也不会塌下来。”薛晓娟双手搭到周肆山的肩膀上,前后摇晃着他,“走,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待续)

DP2Q0005

cover01一场大雪过后的锦东市,和哥哥坐着长途车刚到城里的周肆山,遇到了来接他们的薛小娟。
有时候,一个眼神的触碰,两个人就能感受到相互的信息;
有时候,一个梦,就能揭示你内心的向往;
有时候,爱情……不知道能不能战胜一切。
小说《奔山》全十一章,请点击这里查看其他章节

, , 由小编伯那编辑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