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山,第八章。

May 2, 2015       作者:Oren Y.

_P2Q0350

多少人向往着走上红毯的那一天,期待着一个约定得到见证,期待着身着礼服引来众人瞩目的一刻,不过除了红毯上的那一对主角外,没有人能真正体会他们的感受。
就在这一刻,曾经在电视辩论会上说得对方哑口无言;大学马拉松比赛摔倒后,拖着满是血迹的腿,最后冲进前10名;深夜追赶偷车贼的周子月,自八岁以后第一次留下了眼泪。她紧紧的抱着母亲,化好的妆粉随泪水凝结出一道轨迹,孙志浩扶着周子月的肩膀,眼睛也有些湿润。
周肆山站在彩色纸碎和花瓣上,大脑一片空白。他看着坐在桌前嗑着瓜子鼓掌的人,看着站在椅子上呼喊的人,看着呆坐在椅子上的老人,看着围坐叙旧的男人们,看着用餐巾打闹的孩子们。而一切只是图像,耳边却没有任何声响,这让他想起了之前做的那个梦。
那一片从未踏足过的茫茫草原,那形如飞碟的云,那交错而至的光,还有薛小娟,这些都代表着什么呢?周肆山束足在自己的梦中,心中的惆怅不断奔涌而出。家人视为荣光的名牌大学,老师倾注的努力与期望,二十多年来线性固化的生活,甚至连被别的孩子厌烦的器乐班都没上过。
他思考着自己的梦,那茫茫的草原就是对自由生活的向往吧,那朵飞碟云算是对新鲜世界的渴望吧,那光应该就是对未来的指引,那薛小娟呢?
一只手搭在了周肆山肩膀上,把他拉回了喧闹的婚礼,瞬时鼓掌声,劝酒的吆喝声,孩子的哭闹声,酒瓶的碰撞声,如同溃堤的江水,夹杂着鱼虾、木枝,倾泻而至。
“发什么楞呢,都上菜了,来吃饭吧。” 原来是薛小娟。

婚礼顺利的结束了,整个下午大家都泡在孙志浩和周子月的新家,三间屋子和客厅都塞满了人,这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周大鸣好像是认识了几个孙志浩的朋友,正在聊着他厂子的事;客厅里周子月翻着一本需要两个女孩子才能拿得动的婚纱相册,向她的姐妹炫耀着;孙志浩被堵在婚房里被他的大学和高中同学“折磨”着。
周肆山呢?他不知该加入哪个群体,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在这里做什么,一个人走到了楼下。
一束冬日的阳光穿过小区楼体夹缝,照在周肆山的脸上,他下意识地抬起左手挡住眼睛,用鼻子深吸了一口醒人的寒气。他把眼睛闭起来,慢慢地把左手放下,朝着太阳的方向仰起头。
一种久违的暖意洒在脸上,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就在身前不远处几只麻雀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周肆山脑中突然迸出“雀跃”两个字,又瞬间消失了。在声音的世界里,鸟鸣被意识滤过,可以听到远处工地钢铁碰撞的声音,还有依稀的车流声。周肆山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一种来自内心孤独的寒意。
在这个本不该陌生的陌生城市,熟悉的人,熟悉的事,变得离自己很远。

这种孤独让周肆山想起三年前。

每天上学下学,无论是课间,还是归家的路上,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学习,看书。整个中学里恐怕只有他不知道,学校南面的围墙缺口背后,有一家支着四张从城里淘汰下来漆面斑驳台球桌的“娱乐城”;全校的男生恐怕也只有他没在学校山后的大木桥下留下烟头;恐怕也只有他在三年的中学生活里,没交到几个愿意为自己打架的小哥们;而全校也只有他,在期末的毕业考试里拿到了所有科目年纪第一的成绩。但在这三年的生活里,也给他留下了一个意外插曲。
毕业的那一年学校重新分班,学习好的学生被分到了一个班,而那些老师已经对他们放弃希望的“坏学生”被集体流放到“自由世界”。周肆山被分到了平均分最高的“一班”,他放弃了班主任委任的班长职务,婉拒了几位老师的课代表工作,主抓共青团工作的教务主任知难而退,生怕吃到一个学生的闭门羹,早早的另作筹划了。
后来如很多同学猜测的一样,周肆山之后的第二顺位,化学课宋老师的女儿冯媛媛做了班长。如果说在这样一个还没有“校花”概念的乡村中学一定要选出一位校花的话,那一定非她莫属了。冯媛媛穿的衣服,都是宋老师到城里给她买回来的“品牌货”,她父亲是县里最大一家理发店的老板。无论打扮还是穿着,冯媛媛在这所中学里永远都是鹤立鸡群的,成为女学生们竞相效仿的对象,但大多时候她们只能落个“东施效颦”的结果。学习有宋老师的面子在,其他老师都会对她多些耐心,成绩在全学校可以排上前十名。说她是天眷之人,倒也不为过,老天不止给了她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和聪慧的大脑,还给了她一副天生丽质的容貌。那白皙娇嫩的肌肤,是大多数在家里还要帮忙干活的女孩望尘莫及的,也没听说什么大明星的山里孩子们都说她是学校里的“杨钰莹”。
在这个人生正试图开窍的初中时代,荷尔蒙悄然作祟。急切要证明自己正在恋爱的少年们,各自效仿着言情小说里的情节,进行着人生实验。或是下学结伴而行,或是勇敢地坐到男生大腿上,或是向所谓的情敌挥去拳头。但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冯媛媛开始以她独特的方式追求起了周肆山。
尽管一直都在同一所学校,但周肆山很少走出教室,而且从来不参加学校的活动,可以说初中的前两年,冯媛媛根本不知道学校竟然还有周肆山这个人。即使分到了同一个班两个人在开学的前两个星期也没说过一句话。直到全班第一次摸底测验结果出来的时候。
周肆山拿到了尖子班总分第一名,冯媛媛排名第七,当老师念到周肆山名字的时候,作为班长的冯媛媛环顾四周,大脑中竟然没有一点印象,完全找不到这个人。直到下课以后,她才从几个女同学那里打听到,原来靠窗那排坐在最前面就是周肆山。至于为什么坐在第一个,并不是身高问题,他那时已足有一米七五,无论在班里还是全校都算是高个了。这全是周肆山在开学前,向班主任提出的特殊要求,面对这样的好学生,又有哪位老师会忍心拒绝呢。
冯媛媛从真正用心看到周肆山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对他深深的迷恋。谁也不知道究竟什么迷住了她,或者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曾经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女同学问她喜欢周肆山哪点,她只是笑着说:“我喜欢他那忧郁的眼神。”(待续)

_DSF5848

cover01一场大雪过后的锦东市,和哥哥坐着长途车刚到城里的周肆山,遇到了来接他们的薛小娟。
有时候,一个眼神的触碰,两个人就能感受到相互的信息;
有时候,一个梦,就能揭示你内心的向往;
有时候,爱情……不知道能不能战胜一切。
小说《奔山》全十一章,请点击这里查看其他章节

, , 由小编伯那编辑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