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山,第三章。

Mar 27, 2015       作者:Oren Y.

_P2Q0208

薛小娟不停的超越着前面她认为是“龟速”的汽车。“龟速”这个词,就是她刚跟周大鸣说的,尽管周大鸣心里并不觉得那些车是“龟速”,但看着薛小娟娴熟的驾驶技术,也就没多说什么。要不是刚刚开上的这条市区主干道还有几个红绿灯,这辆白色宝来恐怕是要飞起来了。
周肆山坐在后排左侧,用左手紧紧的抓着车窗上边的扶手,刚刚从长途车晕眩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又坐上这么一辆“飞车”,现在他的脸显得有些僵硬。恍惚中好像能听到周大鸣和薛小娟在聊着什么,但传到他耳朵里多半变成了,“嗡嗡”掺杂着“呼呼”,又带有一些“喳喳”的声音。此刻的周肆山多想打开车门,奔下车去,就算是几百里路,他也愿意走着到周子月家。

一路上,薛小娟从上个月,她和周子月跑去跟办婚宴的酒店吵架,最后导致换场地。到今天做婚纱的说出了点问题,要重新量尺寸。薛小娟像说评书的一样,绘声绘色的把周子月婚礼的筹备进展讲给周大鸣听。
当她在给周大鸣讲故事的时候,眼睛却不时会瞄向后视镜中的周肆山。他看上去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这才想起来问周大鸣来时是否顺利。
“恩,顺利。车开的挺快的,出山那段修路呢,有点颠,后来就没事了。从县城到这,也就七八个小时吧,我常坐这车也习惯了。”周大鸣停顿了一下,笑了两声。薛小娟没明白周大鸣在笑什么,看了他一眼,好像他还有什么话没说完。
周大鸣看了一眼后座的周肆山,笑着对薛小娟说:“他这是头一回进城,他上学那个县城坐俩小时车就能到。今儿让他坐了一天车,刚才到长途车站,给人家吐了一地。”
薛小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把脚从油门上抬了起来,那表情说不出是内疚,还是同情,她看着后视镜问到:“周肆山,你不舒服吗?”
周大鸣从前座的杯架给周肆山拿了一瓶芬达汽水。
车子慢下来,薛小娟从后视镜中看到周肆山。路灯的光从后窗照进车内,飞快的划过周肆山的脸颊消失在昏暗之中,紧随着又一道光照进来,又飞快的划走。明暗交替之间,薛小娟发现周肆山的眼睛也和他哥的一样,如碧潭中的明月,炯大有神。
周肆山此刻才注意到小小的汽车后视镜中,薛小娟的视线总在与他交汇后转向前方,而几秒后两人视线又会再次交汇。周肆山不由得被那双眼睛所吸引,许久他的视线都没有离开。薛小娟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用手调整了一下后视镜。
周肆山突然感到心跳加快,脸颊发烫,将视线移向窗外。
又过了10分钟,汽车开进了一个居民区,薛小娟驾驶着汽车熟练绕过树木与行人穿行在小区里,最后停在了一栋通体白色,阳台都被刷成天蓝色的18层高楼前。
薛小娟下车正要去开后备箱的门,周肆山也走过去准备拿行李。两人面对面四目相对,周肆山感觉头皮有点发麻,想张嘴说点什么,或者应该有个微笑。他决定应该有个微笑,却又想不出哪种程度的微笑更合适。于是漫长的两秒钟过去了,他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出现。还是薛小娟打破了寂静问到:“看你好像有点晕车,现在好点了吗?都怪我一开始开的太快。”
“没事,没事,你开车挺稳的。坐这小车,总比白天坐那个长途车强,我屁股都快被颠两半了。”说完这话,薛小娟和周肆山都笑了。(待续)

_DSF5935

cover01一场大雪过后的锦东市,和哥哥坐着长途车刚到城里的周肆山,遇到了来接他们的薛小娟。
有时候,一个眼神的触碰,两个人就能感受到相互的信息;
有时候,一个梦,就能揭示你内心的向往;
有时候,爱情……不知道能不能战胜一切。
小说《奔山》全十一章,请点击这里查看其他章节

, , 由小编伯那编辑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