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3Café,一载思量。

Jul 12, 2016       作者:Roy S.

annual2016

因为X3Café是一个没有任何直接目的、纯粹实验性的在线项目。因此,这个项目的方向和身份都是在实践中逐步定义的。坦言之,我们不过是不喜欢在论坛上吵架/看人吵架的X3用户,于是带着一种理想主义的初衷,草创了X3Café。
慢慢的X3Café的形式也与我们初创时的预想有所不同。网站本身逐渐转变成一个承载作品的平台,而资讯的一般性讨论则逐渐完全依托于微博平台。这一方面是目前互联网用户使用习惯所直接选择的,另一方面也令X3Café形成了一个既有互动又有体面的复合结构。微博的成功出乎我们的意料,同时我们非常感谢所有投稿和在微博上跟我们分享作品的朋友,各位每一次@x3cafe,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种肯定。

本来这篇文字是打算发在一周年时,后想不如等sd Quattro发布之际再深谈下我们眼中的X3。今有幸执笔妄议,深知与电子技术形同隔世,便不在技术细节上展开,谨忐忑以个人视角展开讨论,甚僻陋,海涵。
 
 

X3与市场

 
 

Quattro是Foveon X3的一个新开始,结构性的变革带来了可用性的跃迁。分辨率稳步提升的同时,虽成像不如Merrill扎实,却更具色彩表现力,也潜移默化的演变了核心的目标用户:总的来说买Quattro的人跟之前的用户有一定差异。

其实传感器发展到135画幅小型化,总体上已经趋近技术饱和;分辨率达到5000万像素也基本上远远超过了民用的上限,对非专业性的日常使用和后期处理反而会造成一定负担(要知道中画幅的徕卡S也不过才3700万像素)。索尼作为传感器基础技术的绝对行业主导,确实在保障和稳步推进行业技术水平方面功不可没。像素的攀比暂时告一段落之后,改善传感器基础技术的进程逐渐深化,技术原理的不断革新和对画质的直接提升,实际上不得不说 —— 越来越拉平了与X3的画质悬殊。

 
 

Sean_3

美籍台湾演员陈熙峰,使用SD1 Merrill拍摄

 
 

Merrill时代以SD1拉开序幕,雄心万丈的剑指中画幅市场。但适马作为小企业的综合产品研发能力限制,还是没能把成品做到符合专业摄影的基本需求。只有超级画质是不够的,设备的专业可靠性是需要一个完整的系统生态来保障的。空有一手独门技术和一腔热忱,加上一个高高在上的价位,只能与市场失之交臂。命名Merrill后重装上阵,价格策略的变化其实是市场朝向的全新调整。紧随其后的,DP Merrill系列进一步的把这一块有着传奇解析力的传感器带向了消费市场。

然而,大量的用户反馈证明,机身的小型化不等于他就是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超级画质便携机。根源上Merrill这一代的传感器本来还是为类似闪光灯光源设计的:光量充足、色温较高才能保证正常的色彩表现。在一般较为柔软温和的环境光领域使用,往往会带来暗部过渡不理想、偏色以及可能由于实时取景带来的传感器信噪比下降的问题等。因此,适马进一步的从Merrill身上吸取了经验,并将市场策略的偏重体现在了新一代X3传感器Quattro的研发方向上。

如果问我个人的意见,我可能甚至觉得Quattro这一代X3传感器在画质方面所领先的距离,正在被当前包括APS-C在内的135画幅内诸多机型迎头赶上。这是一个现实问题,信仰挡不住技术革新的脚步。Foveon X3的技术原理在马赛克传感器还有待完善的时代拥有着不可比拟的锐度、色彩和分辨率优势。但马赛克的制造工艺逐步由量变转向质变的今天,Quattro X3的优势甚至保守的说是”特点”则仅剩锐度和成像原理不同所产生的独特色彩表现力。要知道Merrill一代的X3可是将中画幅视为假想敌的,因此它的适用领域也是更加专业化的、人为设计的光线环境。闪光灯一闪,Merrill的每颗像素都仿佛真的能燃出3倍于马赛克的解析力。

 
 

美籍台湾演员陈熙峰,使用SD1 Merrill拍摄

美籍台湾演员陈熙峰,使用SD1 Merrill拍摄


 
 

然而,Quattro的设计从概念上相较Merrill更加侧重对消费数码市场的使用需求。一定的技术妥协带来了更宽广的适用范围,对光质的要求也不再苛刻。伴随而来的,是基础感光度(ISO100)的画质妥协:闪光灯也打不出颗颗饱满的像素和反复改进算法也没能解决的信噪比问题。易用性高确实让Quattro一代的相机出了很多好作品,质和量都远远多于前几代(如果不是大于前几代的总和的话)。市场的反应很大程度上映射了一个事实:即使对于有足够摄影技巧的用户而言,X3机身仍需要一个基本的易用性基础,才具备实际的吸引力,否则偏科的画质优势只能是对创作的限制而不是裨益。

而dp Quattro系列的信噪比和图像扎实程度在100%阶段已经较为勉强,因此插值放大效果并不理想。理论上sd Quattro的机身较大,相较dp Quattro的设计上对散热更有利,最终对信噪比是否有所帮助,值得关注。sd Quattro还有另外一项理论优势就是镜头性能和对焦精确性。由于适马SD系统的镜头都是为单反结构机身设计的,因此在光学性能上不需要为便携性做妥协;而sd Quattro在自动对焦设计上,抛弃了以往SD系列单反机身的相位对焦技术选择了反差对焦,以保证最优画质为首要目标,结束了SD系列长久以来困顿在对焦准确性上的尴尬局面。

 
 

美籍台湾演员陈熙峰,使用dp2 Quattro拍摄

美籍台湾演员陈熙峰,使用dp2 Quattro拍摄

 
 

 
 

歌手蓝沁,使用dp2 Quattro拍摄

歌手蓝沁,使用dp2 Quattro拍摄


 
 

说到底,画质的最根本不是感光元件的指标,而是使用技巧。X3也好,马赛克也罢,最终决定一幅作品的好坏的关键在于用法而不是工具本身。从前期的用光策略,再到后期的解raw方式的选择,都会对最终画质产生巨大影响。是的,即便是马赛克传感器,不同的解raw软件所带来的分辨率、色彩、锐度和质感营造的结果都是天差地别的。

不同的解RAW软件会带来天差地别的效果差异,左图为Iridient Developer解出的富士X-Pro2 Raw片,右图为Lightroom/Adobe Camera Raw解出的效果。

不同的解RAW软件会带来天差地别的效果差异,左图为Iridient Developer解出的富士X-Pro2 Raw片,右图为Lightroom/Adobe Camera Raw解出的效果。

X3与马赛克不同,没法一言不合就可以弃用Lightroom/ACR选择更好的Capture One、Iridient Developer等第三方软件。X3的解RAW手段高度依赖SPP (Sigma Photo Pro),虽然Kalpanika的解码效果真的很出色,但是非图形界面想要走入寻常摄影领域真的很难,因此X3的可用性以及工作流效率也受制于是。

随着sd Quattro的发布,适马也在完善专业工作流的体系,软硬件都在逐步推进,重启了Capture Pro的更新,并不断更新SPP的算法以优化画质和处理效率,发布了的新款的热靴灯等,最终效率如何仍有待实际检验。适马的相机事业是一个缓慢培植的业务,很难一蹴而就,下棋者当大棋来下,观棋者不妨也当大棋来看吧!

 
 

我们与适马

 
 

简单的说,我们跟适马没有什么关系。我们跟适马的连系,除了对他们执着精神的敬意以外,只有和适马团队的纯粹私人友谊。我们既不会为适马作产品推广或刻意偏袒,也不会收到适马的评测机、抢到什么第一手的评测。说到底我们是一个独立操作的小平台,只为有声不为噪响。

出于十分个人的原因,或许是一种理念上的共鸣,让我们会默默的关注和支持适马,并希望适马的企业精神、产品开发理念,可以持续的为数码时代的摄影世界注入更多人文的理念,从品牌精神上与艺术创作的有机性有所辅承,这恰恰是目前影像器材工业的领导品牌们所不具备的。

近些年之所以复古式的机身设计会高调回潮,原因或许是一种传统严肃摄影者的意识认同。数码传感器取代了胶片之后,严肃摄影器材逐渐由艺术创作的工具转变成了消费数码产品。加上索尼这样的巨擘的推波助澜,严肃摄影器材与数码玩具的区别已无界限。这无疑大大推动了影像技术工业的发展,但同样也让严肃摄影丢失了原本的身份认同。复古的设计,与其说是情怀,不如说是对严肃摄影世界的一种强调。像富士这样的老牌大张旗鼓的谈相机开发理念与严肃摄影文化的血缘,往往都会换来消费数码市场中的一片戏谑参数的讥笑;同时,富士的X-Pro2可以仅凭APS-C级的传感器持续稳坐Amazon无反销量榜的前十,而作为1500美元以上的高端无反机型,仅有SONY的全画幅机身A7R II排在其之前(2016年6月数据),可见摄影器材的价值已经不由同一种市场价值观所检验,摄影器材市场实际上是高度分化的:有人做的是摄影器材生意,而另一群人做的是数码产品的生意。

塞维利亚的街头弹唱者,使用DP1 Merrill拍摄。

塞维利亚的街头弹唱者,使用DP1 Merrill拍摄。

适马是一家极具日本文化精神的企业。家族企业的世界观、匠人的执念,凝聚了一种有别于美式纯粹资本运营式商业文化的理想主义发展理念。适马与适马的产品,适马产品与市场的互动关系,随处可见一种有别于时代主流的感念。这让适马的产品本身更倾向于由理想而生发,而非大数据的测算,鉴证适马这些年阔步在市场中成长,更像是看到一个有理想的人:专注执着,有所为亦有所不为。

如果说X3对于市场来说还属十分立基的领域,那么Global Vision系列镜头则深深的撼动了135画幅镜头的市场格局。今天哪部机身可以完美的跟适马Art头配合,已经成为市场考察相机系统的一个重要指标。甚至有网友在DPreview的讨论区里直言不讳的说:索尼无反的竞争优势不仅仅是全画幅传感器,镜头也同样不是短板 —— 因为可以完美转接适马Art头。可见几年间,适马的光学研发能力所带来的行业影响,已经深入人心。很显然,主流大厂在比拼分辨率的同时,主要利润来源的镜头群却没法像机身一样当年货来更新。光学分辨率被传感器分辨率远远甩在后面,成为了各家系统画质提升的瓶颈,也在短时间内造就了适马镜头现象式的异军突起。如今,影友口中的适马等同于黑科技,而不是前些年动辄原厂副厂的符号化标签。

 
 

设计师周梦瑶设计作品,使用Nikon D800 + Sigma 50mm f1.4 Art拍摄

设计师周梦瑶设计作品,使用Nikon D800 + Sigma 50mm f1.4 Art拍摄


 
 

X3 与 X3Café

 
 

Foveon X3是一个伟大的影响传感器技术。不仅有其传奇版的高画质,更重要的,是给摄影者在数码时代一个”Think Different”的机会:认真对待摄影术中每一项参数,并在更加专注、慢节奏的拍摄过程中为每一帧画面注入精神追求。在影像传感器技术日新月异、中画幅即将走入消费市场的时代,与其说Foveon X3仍手握画质的圣杯,不如说其更像是一种精神象征。让我们可以把数码相机跟参数玩具区隔开的对摄影艺术的一种深层追求。

X3Café也将在未来抱着更加开放性的态度,在Foveon X3和胶片摄影作品以外,以一种包容的态度关注更多不同的、有特色的传感器技术所拍摄的作品。这是一种从偏向相机技术性的关注到偏向摄影术和作品审美的转变。其实这一转变是从X3Café一成站便潜移默化开始了的。说到底,大家会因X3结缘,是一种对画质、美的追求,而不是集成帮派宣立教义。
 
 
 
 
 
 
愿平安顺意!

史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