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下的瑰丽加泰罗尼亚之心

Aug 9, 2015       作者:Roy S.

_P1M0186

在飞机即将降落时便看见由一纵纵整齐的街道所交织成的这座古城,童话般的加泰罗尼亚之心——巴塞罗那。

据称巴塞罗那是罗马在伊比利亚半岛最早的殖民地,这将这座城市的历史一下子拉回了公元前5世纪。而如今的巴塞罗那几乎每块砖都写满了文明的足迹。而地处伊比利亚半岛东北部的加泰罗尼亚,其民族来源也众说不一,尽管不同于巴斯克地区的极端分离主义,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民族认同呈双重性的仍然很高,即该地区的民众既认为自己是西班牙人,同时也是独立的加泰罗尼亚人。

从机场乘出租车去酒店的路上,一路透过车窗张望,不肯放过任何一秒感受这片既西班牙风情又十分不同的城市,耀目的地中海阳光把这座悠闲的大都市照得格外明艳。

来到巴塞罗那,你没法不爱上她。

通透安逸、娴静有序。既没有北京那样拥挤混乱的人潮,也不像巴黎、罗马那样肮脏混乱,一切都井井有条、整洁有致。

_P1M0163-2

西班牙的时间很有趣,好像是为享受生活而设计的。下午的太阳,就像正午一样高悬;在酒店简单休息了一下出来吃点东西,已经是4-5点钟,太阳仍然像正午一样高悬;酒足饭饱后倦意就上来了,回到酒店睡了几个小时。睁开眼发现大太阳仍然高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赶紧看看表,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后一想,或许是时差的关系吧,可能这里黑天晚亮天也晚。便又浑浑的睡去,一释10来个小时飞机上的劳顿。长长的睡了一大觉,一睁眼才早上6点,看一看窗外已是大亮。心说这里的太阳会不会有点太拼啊,仿佛从未落山过!

_P1M0181

巴塞罗那的酒店不贵,但服务非常好。欧洲的酒店起步水准较高,不需要过于追求星级评定。市中心100欧左右一晚的公寓酒店,已经是非常不错的套间,不但环境和设施优异,室内的装潢布置也足见欧洲国家无处不在的设计巧思和审美需要。以我在巴塞罗那入住的Ako Suite Hotel为例,虽没有国内宣兵夺主式的奢华大堂,却有耐心谦和的前台接待。也许是地中海文化特有的乐天开朗,在西班牙各地所接受到的多数都是既宾至如归又异域风情浓厚的招待。

_P1M0156-2-2

也正如传说中一样,西班牙的社会文化并不十分推崇中国式的“勤劳”。这里都是晚晚的、悠闲的去上班,慢慢的吃午餐再喝一下午的下午茶,然后再简单工作一下就下班。街边的蔬果店、书店什么的在我看来都是凭老板心情营业的:多数时候可能心情并不完美,所以不营业。下午走在巴塞罗那的街头,没什么人。连市中心的加泰罗尼亚广场也都是游客,跟其他国家的大城市比算人迹罕至了。

_P2M0098-2

也许是来自中国这样丛林社会的缘故,接触巴塞罗那人总感觉其异常热情亲切、不趋算计。或许是也没有特别标明自己的中国身份,在西班牙的整个旅程都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传说中的“排华情绪”,倒是去一些中国超市跟店家讲中文,轻微感受到了他们被冒犯了的情绪,至今仍不明其缘由。西班牙人的开朗热情,在任何时候都能感受到。或许一些公共单位服务窗口的工作人员并不喜欢被你拍照,但他们是等你拍完然后露出一个责备式的微笑,介意但不十分介意,仿佛在说“淘气哟!”

记得去Palau de la Música Catalana观看Flamenco演出,我不自觉的违背了开演前广播里强调的禁止拍照的要求,时不时的想拿相机拍两张,毕竟演出实在太震撼了。这时坐在我后面的帅哥,每一次我拿起相机,他就用膝盖轻轻的点一下我的后背… 安静又文明的提示我。点了两三次后(羞愧),实在不好意思再硬着头皮拍了,便学在座所有其他静美们纯粹的感受这Flamenco的无比震撼了。拍摄演出时试用的是X-T1+XF 55-200mm F3.5-4.8 R LM OIS,着实感受到X-T1电子快门的优势和强大高感带来的适用性。

_DSF7365

从Palau de la Música Catalana出来,已是深夜。路边的有一个流浪者沿着店铺门口睡着了,跟着她一起流浪的是两支巨大的拉布拉多狗,跟她一起睡在路边。两条狗不是蜷缩,而是四肢张开、肚皮朝上的躺在行人熙攘经过的路边,毫无警觉,安然酣睡。

_P1M0217

走在欧洲(或许特指西欧?没去过东边……)的任何一个地方,无论是西班牙、法国还是意大利;机场、火车站、古迹还是市井街道上,随处可见的都是人类与动物和谐相处的画面,不仅限于伴侣动物。小到鸽子大到海鸥,甚至怀孕的流浪猫都不怕人(你抚摸她,她还会温柔的撒娇)。你可以走近它们在一米以内拍照,它们也不会对你的动作产生预警或者敌意的误判。人与人、人与动物的彼此安全认同,看起来只是不同社会文化里彼此相处的形式不同,其实更多则是物质文明背后的精神文明差距。

_DSF7245-2

建筑,是巴塞罗那的第一张名片。笔直宽敞的大街,两侧规整的坐落着一排排形式各异却整齐有序的建筑。以哥特区为中心,巴塞罗那把属于她自己的最好的时代完整保存下来了。从空中俯瞰,整个城市规划整齐得甚至有些缺乏真实感了。精致得仿佛一座玩具堆砌的大城,不仅仅是规则的菱形十字路口,更由于那些错落于中世纪古建筑、哥特式民宅中的传说中童话般的高迪的杰作们。

_P2M0042-2

我不懂建筑,因此也只能泛泛的看。睁大眼睛尽量感受那传说中高迪特有的神秘主义,以及杂合加泰兰风格、哥特建筑、古典风格、现代主义甚至非洲建筑的各种特点的天才手笔。那些像从山间的棕榈树丛中长出来的大屋,仿佛用魔法幻化出的蘑菇蛋糕宫殿,闪着缤纷的釉彩,无论从结构形式还是色彩装饰都是前所未见的,让人目眩神迷。

_P2M0140-2

虽然在读了一整部高迪作品的专门论著后仍未开窍,但却为其倾尽一生投入在Sagrada Família圣家堂的设计建造上的执着所深深震撼。这座高迪大师临终仍未修建完成的神作,始建于1882年(开始并非由高迪设计,高迪由次年接手,接替弗朗西斯科·巴雾拉·德·维拉,并在原计划建成新哥特式的建筑方案上着手设计建造。)。

_P2M0057

圣家堂被称为『上帝的建筑』一点也不为过。那大胆的结构,那高耸入云的高度和磅礴体量,还有那永远也看不完的无限细节……着实令人哑然称绝。如果说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教堂,那这座神圣家族教堂则可以毫不客气的称为世界上最神奇的教堂。作为高迪毕生的代表作,圣家堂无疑已经成为巴塞罗那的标志。历经100多年的建造,这座奇迹般的大教堂至今仍在修建,官方预计将于2050年修建完成。(据称现在负责承建的单位是中国的某家建筑公司……)

_P1M0031

巴塞罗那是加泰罗尼亚地区的首府,而加泰罗尼亚广场则像所有国家首都的中心广场一样,成为了每一次激烈政治集会的首选地。2014年9月11日,180万人走上街头表达加泰罗尼亚大区的独立主张,距来自法国的波旁家国王菲利普五世废除其地区自治权及禁止加泰罗尼亚语正300年整。而随后的2014年10月12日,反对加泰罗尼亚独立的统派支持者又发动了大规模的游行,号召反对地区独立的人们不要作“沉默的大多数”,主张“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人的加泰罗尼亚,每个人都应站起来维护祖国的统一和完整”,反对独立的人们站满了加泰罗尼亚广场,但人数仍无法与早前主张独立的游行人数相比。尽管后来于11月9日举行的独立公投的合法性在千钧一发之际遭到了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否定(所谓公投合法性的最终解释,跟我国主张的有关地区独立的公投合法性认定标准一致,即加泰罗尼亚是全体西班牙人民的加泰罗尼亚,其独立与否不应由加泰罗尼亚人自己决定。),因此更名为『象征性独立公投』。但此次独立公投在当地超过八成的支持率却不可避免的再次为加泰罗尼亚地区和卡斯蒂亚西班牙的千古旧伤上划下了重重的一刀。

_P2M0020

事实上,这个位于伊比利亚半岛东北端、直接接壤法国的自治区,无论从民族文化还是地缘上都有充足的理由与南部的卡斯蒂亚西班牙人划清界限。贫富差距或许是最直接的诱因(就像香港、台湾地区始终都无法找到一个正视中国大陆人的角度一样),加泰罗尼亚地区的人口仅占西班牙全境人口的约1/10,而其GDP却占西班牙全国的20%,更贡献税收高达全国的25%(以上数字仅作参考)。很多人甚至认为,他们所创造的财富和贡献,圈养了西班牙的安逸与懒惰。而西班牙杯水车薪的国家经济,则更为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分离主义者找到了实际的口实。落后的地区被先进的地区轻视,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但事情往往不仅如此,就像如今物质文明空前发达的中国大陆仍然不能获得与之相称的认同感一样,西班牙的问题也有着非常复杂的历史原因。卡斯蒂亚西班牙人与加泰罗尼亚人绵延近1000年的无数次争端,皆以加泰罗尼亚人被血腥挫败收场。这无疑为加泰罗尼亚人的民族独立主张蒙上了一层历史性的悲剧色彩。因此他们几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争取独立的机会以摆脱西班牙人的统治。最后一次惨败,则发生在上世纪30年代末西班牙第二共和国对抗弗朗科大军的战斗中。尽管电影『潘神的迷宫』中无分政治色彩的把第二共和国主张描画得梦幻而童真,但后期以巴塞罗那为中心的共和国运动,并不像那个用自己鲜血祭上西班牙未来的主角小女孩般无辜。多番激进的社会革命运动,也并没有给加泰罗尼亚一直谋求的自治带来太多利好。反而在第二共和国惨败后,招致弗朗科独裁政权针对包括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者在内的所有异见主张的彻底围剿,(同时再次禁止了复辟不久的加泰罗尼亚语,企图切断加泰罗尼亚人与民族传统和文化的连系。)又在这个悲剧民族的近代史上划上了鲜红的一笔。
然而,纵使有这样献血凝成的历史,直至民主新西班牙王国建立初期的1980年代,加泰罗尼亚地区持分离主义或仅认为自己是加泰罗尼亚人而非西班牙人的意见仍属少数(不足10%),但不断获得更高自治权的30几年后,该地区却形成压倒性的分离倾向,可见其中政治运作对主流民意的导向作用。

_P1M0213

就像中国人提起抗日战争历史仍尤感愤懑一样,加泰罗尼亚人回想起西班牙内战时的血泪亦同样历历在目。虽然加泰罗尼亚的分离信念越发坚定,但在欧盟架构的国际环境下,抵制民族主义反而是一种欧洲精神上的政治正确,这给“脱离西班牙包袱便能好起来”的理论带来了疑问。即使是独立后的加泰罗尼亚,发展始终也离不开欧盟一体化的体系,甚至多大程度上能摆脱西班牙的影响仍是未知数。令所谓独立能有多大的现实意义,以及独立之后能为现状带来多大的改观都显得不甚确定。
就在几天前的2015年8月4日,巴塞罗那又举行了一次数万人支持地区独立的大型游行活动。看来加泰罗尼亚的分离愿望,短期内是不易消减了,或许只待西班牙真的再一次找到发展的契机,才能平息这笔不停被翻出来的卡斯蒂亚与加泰罗尼亚的旧账。

而对抗又从广场延续到球场。如果民族间的不和谐音符可以通过运动消解便好了。但却事与愿违,巴萨与皇马在西甲赛场上的剧本亦永远唱不完,球迷的仇视情绪也夹杂着民族情结此消彼长。更讽刺的是,远在中国的球迷都能喊出几句“加泰狗”、“巴萨矮子”的『行话』……话说正港西班牙人也没高到哪儿去啊……

_DSF7222-2

话说回来,我个人还是相信加泰罗尼亚人最终会找到智慧的方式解决去留问题的。就像我在巴塞罗那结识的一个朋友所说:『马斯(现任加泰罗尼亚大区主席)对于所谓加泰罗尼亚与西班牙国家体系没法和谐相处的问题是要负责任的。他们(指其所领导的统一联合党)整天鼓吹这样的理论,社会当然没法和谐相处了。煽动出来的一边倒民意,根本不能代表这里的真正主张,也许“真的”加泰罗尼亚人根本不在乎独立不独立。不解决实际问题,只顾分裂共存的经济体,最该跟加泰罗尼亚说再见的是马斯本人吧!』

_P1M0036-2-2

尽管巴塞罗那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家家户户悬挂的加泰罗尼亚区旗,而看起来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在当地也有着压倒性的超高支持率,但仍不能就此说明所谓“独立”是解决经济发展乏力的有效手段。我无从体会西班牙各民族之间的纠葛与羁绊,也对西班牙文化不够了解,因此无法妄断哪一方的正当性。但在我看来,全体的决定首先应该是有利于多数个体的。至于民族主义(A.K.A.爱国主义),即使再血泪纵横,往往都是一些野心家煽动屌丝流氓的制胜宝典。

_P2M0168

巴塞罗那的餐馆、咖啡店非常多。随处都能品尝到传说中的Paella海鲜饭以及品种无比丰富的Tapas小吃。西班牙美食口味较清淡,较注重食材原味,有显著的地中海风格,却不像意大利菜那样明确的强调一些香料的调味。同时西班牙菜多数比较低盐,荤素搭配也很丰富,十分健康。走在巴塞罗那的街头,基本上看不到胖人,个子普遍不算高,身材基本上都属于中等偏瘦。我想应该是跟当地的饮食习惯有一定的关系吧。

_P1M0094-2

巴塞罗那的物价跟国内比算是持平。一般的蔬果食品的价格跟国内比甚至还略低,市中心的房租跟北京上海这样的核心城市比也是低得不忍直视。遍地都是普通消费的餐厅和咖啡店,人均消费也就在15-20欧元左右,中餐厅据说还更低。国内没有平价的西班牙菜,人均消费在300人民币以下的更是没有(俩人照着饱吃一顿怎么也得千八百的吧),所以如果有机会到西班牙玩的朋友,不要忘了好好品尝一下独特的西班牙料理。

_P1M0237

短暂的巴塞罗那之行给我留下了初恋般的心跳感受,3天时间却好像在这里生活了好久好久。冥冥中好像对她每一条街都十分熟悉,记得前几天看了一部电影『L’auberge espagnole』,随着男主人公的飞机降落在巴塞罗那,我又再次见到了那熟悉的广场,那些浪漫的斜街,绚丽的Parc Güell……那里的阳光、环境、美食、笑脸,再见都仍然让人依依不舍……
收拾好行囊,踏上前往马德里的旅程。这里还要衷心感谢酒店前台Patricio深夜耐心热情的帮助,方才及时订到去往马德里的车票。还有Jacobo“特别的”友好,以及途中遇到的绝大多数人的热情,令人十分难忘。满满的美好回忆为我的巴塞罗那之行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_DSF7364

_P1M0082-2

_P2M0182

_P2M0113-2

* 这次巴塞罗那之行主要拍摄的工具是适马DP1,2,3 Merill + 富士 X-T1(XF 23mm F1.4, XF 55-20mm F3.5-4.8 R LM OIS)。其中DP1M的色弱问题也颇为凸显,应该跟镜头设计和后期算法有很大关系,当年买了又卖,最后又千辛万苦买一台的折腾下来,多少有点小唏嘘。

, , 由小编伯那编辑发布